星尘

[百年一瓦016]《孤独六讲》——蒋勋

芜园:

每个人都在说,却没有人在听,尽管他们使用的是同一种语言。这是一种语言的无奈吧!好像自己变成荒野上一个喃喃自语的怪物。


每个人都急着讲话,每个人都没把话讲完。


孤独没有什么不好。使孤独变得不好,是因为你害怕孤独。


我的对话只是自己的独白。


有的时候你以为找到了,有的时候你以为找不到。柏拉图在《飨宴》里用了这个了不起的寓言,正说明了孤独是人的本质。


所以人不能谈孤独感,感到孤独的人,在儒家文化中,表示他是不完整的人。如果父慈子孝、兄友弟恭、夫妻和睦,那么在父子、兄弟、夫妻的关系中,都不应该有孤独感。


儒家文化不谈隐私,也不注重个人的私密性。在许多传统小说中,包括张爱玲的,都会提到新婚夫妇与父母同住,隔着一道薄薄的板壁,他们连晚上做爱都不敢发出声音。一个连私人空间都不允许的文化,当然不存在孤独感。


一方面我们不允许别人孤独,另一方面我们害怕孤独。我们不允许别人孤独,所以要把别人从孤独时刻里拉出来,接受公共的检视;同时我们也害怕孤独,所以不断地被迫去宣示:我不孤独。


这就是集体的公权力,远大于任何法律。


普罗米修斯是希腊神话中悲剧英雄的原型,但在现实生活中,我们从来不会觉得一个因特立独行而被凌迟至死的人是好人。


死亡是生命本质的孤独,无法克服的宿命。


先有结局,就不会有思考、推论的过程。


孤独和寂寞不一样,寂寞会发慌,孤独则是饱满的。


因为青春本就是一个巨大梦想的嘉年华。


所以存在主义说,存在先于本质,不应该先对人的本质下定论之后,再去搜罗存在的状态,存在本身应该是观察的起点,即使荒谬,都应该去观察,而不能将其排斥除外。


高度的落差在现实社会里很可能演变成杀戮场。


哲学的起点是怀疑。

 


梨涡浅笑:

清新唯美,

听这首《Down By the Salley Garden》,仿佛看到了上几个世纪,在莎莉花园那个午后,穿着亚麻白裙的......

掉到异次元的书和影:

"By Your Side" Tenth Avenue North 

Over and Underneath 


想在这个日子抱抱你,想蹭蹭你的脸庞,想亲吻你的额头,想告诉你那句永远都不可能说出的话。

I want you to know
That I, I love you
知道吗?我爱你,在曾经的日日夜夜里。

“Happy Birthday.”



By Your Side
在你身边

Why are you striving these days
多少天了,你在奋斗什么?
Why are you trying to earn grace
为什么还想博得恩惠?
Why are you crying
你怎么哭了?
Let me lift up your face
让我抬起你的脸
Just don't turn away
就这样 别把头转开

Why are you looking for love
你为什么在寻找爱情?
Why are you still searching as if I'm not enough
为什么还要寻找 是我不够好吗?
To where will you go child
宝贝 你想去哪?
Tell me where will you run
告诉我你要去哪里
To where will you run
你要去哪里

And I'll be by your side
我都会在你身边
Wherever you fall
无论茫茫夜色下
In the dead of night
你在哪里跌倒
Whenever you call
在哪里呼喊
And please don't fight
请不要拒绝
These hands that are holding you
这些紧握着你的手
My hands are holding you
紧握着你的 我的双手

Look at these hands and my side
看看这边 我的双手
They swallowed the grave on that night
那晚 是他们吞没了墓碑
When I drank the world's sin
是我饮尽了是这世间的罪恶
So I could carry you in
我可以把你带走
And give you life
给你生命
I want to give you life
我要给你生命

(Chorus 2x)

Cause I, I love you
因为 我爱你
I want you to know
你要知道
That I, I love you
我爱你
I'll never let you go
永远不会改变

(Chorus 2x)

歌词摘自虾米By Your Side


少爷我错了,本来打算写文贺生的但小的想了七七八八关键细节实在憋不出来再加上时间问题只能作罢了。。。抱歉啊,这个任务就交给艾伦吧。

丝绒的毁灭:

流传很广的曲子,需要介绍么?


《Memoria da Noite》是 一首凯尔特风格的民谣,歌词使用西班牙加利西亚地区的方言写成,所以在一些单词的拼写上,与西班牙语有所不同。 歌曲来自来自西班牙加里西亚地区拉科鲁尼亚的一支优秀的民谣团体,乐队名叫Luar na Lubre,收录于他们第八张专辑《Hai un paraiso》 (2004)


Luar Na Lubre - Memoria Da Noite  (夜的记忆)
Album:Hai Un Paraiso   (有一个天堂)


Madrugada, o porto adormeceu, amor,
A lúa abanea sobre as ondas
Piso espellos antes de que saia o sol
Na noite gardei a túa memoria.
黎明,沉睡的港湾,爱,
月光荡漾在波涛上,
日出前我仿佛在踩踏镜片
在夜晚我存留下你的记忆。

Perderei outra vez a vida
Cando rompa a luz nos cons,
Perderei o día que aprendín a bicar
Palabras dos teus ollos sobre o mar,
Perderei o día que aprendín a bicar
Palabras dos teus ollos sobre o mar.
又要把生活丢掉
当刺眼的光芒化开,
我将丢掉学会亲吻的日子,
你的眼语浮在海面上,
我将丢掉学会亲吻的日子
你的眼语浮在海面上。

Veu o loito antes de vir o rumor,
Levouno a marea baixo a sombra.
Barcos negros sulcan a mañá sen voz,
As redes baleiras, sen gaivotas.
消息还没传来,丧却先至。
我把潮汐携入影中。
黑色的渡船无声划向明天,
空荡荡的网,没有海鸥飞过。

E dirán, contarán mentiras
Para ofrecerllas ao Patrón:
Quererán pechar cunhas moedas, quizais,
Os teus ollos abertos sobre o mar,
Quererán pechar cunhas moedas, quizais,
Os teus ollos abertos sobre o mar.
然后要说,要讲述那些谎言
把它们献给守护的神明:
或许,我想缴纳一些钱币,
你在海面上张开的双眼,
或许,我想缴纳一些钱币,
你在海面上张开的双眼。

Madrugada, o porto despertou, amor,
O reloxo do bar quedou varado
Na costeira muda da desolación.
Non imos esquecer, nin perdoalo.
黎明,醒转的港湾,爱,
酒吧的钟表停止了走动
属于毁灭的无声的岸。
我们不要遗忘,也不要宽恕它。

Volverei, volverei á vida
Cando rompa a luz nos cons
Porque nós arrancamos todo o orgullo do mar,
Non nos afundiremos nunca máis
Que na túa memoria xa non hai volta atrás:
Non nos humillaredes NUNCA MÁIS.
Non nos humillaredes NUNCA MÁIS.
我将回到,回到生活中
当刺眼的光芒化开
因为我们已经从大海中攫取了所有的傲慢,
我们再也不要继续下沉
你的记忆现在没法再往后回旋:
你们再也不要屈辱我们了。
你们再也不要屈辱我们了。

文字很好,很好……

鹰婕Jane:


夏至,北半球一年中白昼最长的日子。


一个人坐了多远的公车,

阳光毫不吝啬地洒在狭小空间里。

那些额头上闪着光的汗珠,

那些像镀了金边的侧脸轮廓。

光影交错的场景,

像一首流动炽热的诗。

晃晃当当站了好久,

耳塞里张悬唱了一首又一首。


途径的那些地方,昔日的熟悉,现在的陌生,

已无妨,尚有天光明亮,我还能像个新奇的旅人,

睁着眼睛,暗自观察,

心里被一点一点小小的光亮填满。


路痴难得绕了一大圈找对了路,扫了胶卷。

在按电梯准备离开时,Leon发来信息问,刚才那个是你?

脑袋叮地一声,恍然大悟,刚才遇到的那个人,

就是早已认识但没见过面的Leon同学。

只是一瞬觉得眼熟,没有多想。

但这个世界,有时候就是这么小。


在大太阳底下穿越汹涌人潮,

看了一场一个人的电影。

跟上一次独自看电影一样,

泪点奇低,整包纸巾用完。

上一次,一个人的电影,意外地包了场,

12:20,2011年11月10日。


两个时间节点,

内心风景,该是变更了多少?


早上眯着眼睛刷牙的时候,恍惚想到,

如果用事件来划分时间,

那一切该是多么黑白分明有棱有角。

但这又很残暴,因为你了然于心,

那些喜喜悲悲分分合合终究在时间面前不堪一击,

终究一句随风而去,了无痕迹。


也只有自己知道,

在所有了无痕迹背后,有怎样深深浅浅的坑洼。


我说不了漂亮好听的话。

内心时不时有狂风暴雨蛮横粗犷。

又因为相信自己,

所以消化过滤到最后,

沉淀下来还有某些温柔的力量。


电影散场,人走茶凉,

但是在抬头一瞬,看到夜空那样广阔明亮,

心上的褶皱像是被抚平了一般,

安安静静,不畏不惧,

那些扑面而来的记忆街道。


婕。2013年6月21日。



鹰婕Jane:


终于相信,要真真切切了解某种境况,

只能静候某些事情发生。

无论是喜是悲,面对与承受以后,

自然会在生命里打开另一扇窗——

瞬间清朗,窥见生命里更多的维度和面向。

你不曾思考过,你不曾相信过,

但终于在无可辩驳的现实面前,

无论是无奈妥协还是坦然接受,

终有一日,当你觉得离过去好遥远的时候,

心如明镜似的,漾起一阵平和的喜悦。

在曾经看不见的面向,也有无可取代的意义所在。


或许这也是生活最粗暴的地方。

它会一直一直推翻你过往的相信,

你措手不及,你溃不成军,

但你无法对生活说不。

对生活说不的下场只有一个,

被遗弃,被碾碎,无人知晓。

于是无论如何,你只能继续往前走。

边走边问,重建自己的相信。


区别是,

有些人一路舍弃虚妄浮华,

渐渐明晰自己原初的模样,

一颗心坚定如虬髯的根须,

稳稳当当深深埋起,

一步一步跫音铿锵。

有些人一路走一路丢,

丢了过往的相信,

也抓不住现在值得相信的东西,

一颗心越走越空,

到底是身体丢了灵魂,

还是灵魂抛弃皮囊。


自尊心很强的人,

怎样都不会让自己活得太糟。

嘶吼都发生在内里,

不允许自轻自贱。

有时候需要对自己狠下心,

砍除旧念,拔除倒刺,

一刀两断,一清二白。


周而复始的难受,

更多时候是放任自己沉溺其中,

一再咀嚼回味。

于我看来,这是变相自恋。

你爱上那个伤感忧愁情义绵长的自己。

不是你走不出来,而是你不愿意走出来。

某个程度上,你也是践踏自尊。

所有情义绵长在无情无义面前都是多余,

多余的自作多情,多余的自我怜惜。

其实再多的抒情都只是废话。

说给别人?不见得有心倾听。

说给自己?说出来的都是放大的扭曲。

既然你不是那痛苦的源头,

就不要把自己变成那痛苦的回声。


问自己一句值不值得,

不要倔强地将值得二字脱口而出。

说出口的总是骗人,

常常是骗了别人还妄想骗过自己。


所有最最真实的感想,

在心里,安静不语,有着最隐秘的力量。


人贵自重。


你要求不了别人,

要求不了别人要自省自悟。

只能反省自己,

改变不了前尘,就告诉自己,

前路漫漫,一定要走得更加自重自爱。


再复杂,都可以被简化,

想留就留得心甘情愿,

要走就走得头也不回。


任何人都只能「自救」。

不要伸长了脖子眼巴巴盼着别人来救你。

戈多永远等不来,希望只能自己给。

就算你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

别高兴得太早,

别人能给,一样能收,

随时随地,毫无困难。

等着「他救」的人,

永远走不出自己的水深火热。


所有真正的誓言,

即使真正发自心底而非嘴上戏言,

也只有在发誓的那一瞬间是真的。

什么样的誓言才最长久?

大概是埋藏在心里,只对自己说的那一种。

表面风平浪静,心里波涛汹涌,

咬着牙下狠劲,暗自去努力沉淀和修炼。


把期许寄望在自己身上,

总比寄托在他处要安全可靠。

不要想着去倚仗一棵大树,

而是要让自己长成一棵大树。


一棵旷野上的大树,

独立,完整,

对宇宙万物还有自身周遭,

都有平和的喜悦。


婕。2013年6月17日。


天光,云影,水镜,凌波,莲色,艳,透。

傍晚,电线,飞鸟。